請稍候網頁載入中:
半夜,我上了同學女友的床……接下來的事讓我後悔了一輩子!
我和同學合租了一套兩房的房子,我和我女朋友住一間,同學和她女朋友住一間。一次女朋友和同學都不在家,我也不知道怎麼了,莫名其妙的上了同學的床…… 彤比我大4歲,曾是我的碩士生導師的得意門生。彤那時常回學

半夜,我上了同學女友的床……接下來的事讓我後悔了一輩子!

 

 
 

半夜,我上了同學女友的床……接下來的事讓我後悔了一輩子! 觀看人數:15649  

 

我和同學合租了一套兩房的房子,我和我女朋友住一間,同學和她女朋友住一間。一次女朋友和同學都不在家,我也不知道怎麼了,莫名其妙的上了同學的床……

彤比我大4歲,曾是我的碩士生導師的得意門生。彤那時常回學校查資料,偶爾還會好心地幫我做些項目。也許因為家都不在上海 ,我和彤之間很容易產生共鳴,兩個月以 後 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。

當時彤擁有一份相當不錯的工作,並已經在她的公司附近買下了一套房子。

戀愛以後,我生怕被別人誤認為是“吃軟飯”的傢夥,所以非要她搬到我與同學合租的簡陋公寓裡,由我來負擔所有開銷。現在想來,正是這個有些任性的決定,才鑄成了我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。

我與同學租下的那套公寓很簡陋,是舊公房的兩室一廳,同學與他的女友佔據了朝南的大房間,彤只好擠進我的7平方米的朝北小間裡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小房間裡只能擺一張單人床,我們擠在一起。彤也不是沒有怨言,可見我一再堅持,她便很快地簡單收拾了幾件行李搬了過來——彤就是那樣的女孩,簡單、恬靜,從不為些小事與我計較。

同居以後,我們的愛情很快從激動變為了平淡。彤的工作很忙,一星期總有好幾個晚上要加班,而我卻空閒得很,下課後便做了飯菜等待彤的歸來。除此以外,我們似乎再沒其他“節目”了。

那一刻,我情不自禁……

如果沒有發生那件“意外”,也許我與彤真能平淡而踏實地過上一輩子——可是有些事情的發生,偏偏是太多巧合湊到了一起。

去年夏天,彤被公司派往香港短期培訓兩星期,而我因為手頭正接了兩個調查項目,整個暑假都沒有回家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彤不在的那些天裡,我每天晚上都守在家裡,邊孵孵空調玩玩遊戲打發時間,邊等候著彤在MSN上出現。可是就在她回來前兩天的一個深夜,剛與彤在網上聊完,房間空調不知怎的突然罷工了。朝北的小房間立刻變成蒸籠,讓人半分鐘都呆不下去。

見室友的房間已經熄燈,我便輕手輕腳地卷了條席子,打算在客廳走道裡對付一宿;還是熱,又把身上的T恤給脫了。我還自以為想得挺周到——為了避免第二天早晨“有礙觀瞻”,特意用手機設了個鬧鈴,決定趕在他們起床前悄悄“撤退”。

誰知半夜睡得正香時,我突然在一陣劇痛中驚醒過來。迷迷糊糊睜開眼,只見室友的女友依依正以一種相當難看的姿勢跌坐在我的腿上,借著夜色,隱約可見尷尬的臉部表情,更要命的是,她那件極薄的睡衣下,清晰可辨根本沒穿內衣。

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我的反應一定很難看——眼睛瞪得溜圓,嘴空張著,卻說不出一個字。好在依依看來要冷靜得多,她既沒有尖叫也沒有開燈,只是用力地揉著摔疼的裸露的膝蓋。就這麼在黑暗中靜止了足有半分鐘,終於還是我先起身,然後一手將依依輕輕拉起,而另一隻手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她的腰……

兩周後,我忍不住撥通她的手機

雖然那晚之後根本什麼事都沒發生,但從那以後,我和依依之間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了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以後每次在客廳或廚房相遇,我總忍不住偷偷瞥她,而其中的多數時候我都能恰好迎上依依的目光。

彤很快回來了,也許是小別重逢也許是心有愧疚,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體貼周到——接她下班、陪她逛街,甚至一改睡懶覺的頑習只為了給她做頓早餐。

彤為此感動不已,可她好幾次問我怎麼總有些心神不寧?嘴上堅持不肯承認,可我心裡明白,哪怕與彤依偎在一起的時候,我的腦子裡也時常會閃現那天晚上的情景,而每次閃現,都能讓我立刻臉紅心跳——這真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明明什麼都沒有發生,可我偏偏就是心慌得很,而愈是感覺心慌就愈是忍不住惦記著依依的一舉一動,雖然偷偷摸摸的像是做賊,心裡卻分明能感覺到一種甜絲絲的煎熬。

我與依依畢竟抬頭不見低頭見,所以這種煎熬只能一天比一天強烈。彤回來大約兩星期後的那個週末,我終於忍不住撥通依依的手機。再次令我詫異的是,依依居然爽快地答應了單獨見面。

那天下班後,我們很有默契地約在離家很遠的一家酒吧。那是個令人愉快的夜晚,我倆再沒提那晚的尷尬場景,依依抱怨著他的男友工作太忙,以至於她燙頭髮、換香水都沒能引起他絲毫注意;而我無從挑剔彤,只能反復地說:“我們太平淡了,什麼改變都沒有!”

我與依依很快明白過來:我們都不缺愛情,缺的只是愛情的變化和刺激。從那以後,我倆便時常出去喝酒唱歌聊天,但始終沒有“越軌”——最多也只是喝了些酒時牽牽手,或者唱到動情處輕輕擁抱一下,僅此而已。

不過我們始終不敢太過頻繁地見面,每次回家也都是分頭行動,依依直接坐計程車回家,而我就在附近逛逛或者找輛公車晃悠回家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還好,依依的男友和彤都時常加班,所以從來沒有發覺我們的“異樣”。

沒有約會的日子裡,我還是會為彤做晚飯,而依依也依然好脾氣地等待男友下班。

就這麼秘密交往了大約半年,今年情人節過後的第二天,依依忽然約我一起去杭州。臨走前一天晚上,我幾乎一整晚沒合眼——我當然明白這將意味著什麼,並且對此惶惶不安,畢竟一旦跨出了這一步,要回頭就更加困難了。

我終於還是赴約了,而且那次約會特別盡興——我們第一次正大光明地手牽手逛街,手牽手繞著西湖散步。雖然依依儘量表現得興高采烈,可我總覺得她心事重重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直到回上海的火車出發前兩小時,依依突然硬是再次把我拉到西湖。就在西湖邊上,依依緊緊地摟著我,突然咬著我的耳朵飛快地說了句:“他已經向我求婚了,可是我捨不得你,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?” ☆婚前的日子,我倆格外瘋狂也不知為什麼,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依依與男友分手,甚至聽說她即將結婚的消息時,我的難受也只是維持了短短幾小時。

我明白自己將來總會與彤結婚的,只不過是與彤之間的戀愛方式讓我覺得太老氣橫秋,沒有任何激情。

我和依依果然沒因為她的婚期而分手,相反地,她結婚前的那段日子我倆變得格外瘋狂。

sponsored ads
sponsored ads


從杭州回來以後,我們很頻繁地約會,甚至趁他倆加班的時間在房間裡幽會。

依依與男友很快搬離了,只剩下我和彤單獨租下了那套房子。我倆搬到了朝南的大房間裡,偶爾半夜醒來,我會使勁地吸鼻子或是摩挲著床頭牆壁,總覺得依依的氣息無所不在。搬走以後,我與依依之間還是每週都見面,分處兩地只能讓我們變得更大膽——我們還是很有默契,誰也沒主動提過分手或者結婚這樣的字眼。

今年10月5日是依依結婚的日子,但這似乎並不對我倆產生什麼影響。我一度天真地以為,這種關係會一直持續下去。

可是最近情況到底發生了變化,自從參加完依依的婚禮以後,彤便好幾次有意無意地向我抱怨,說她已經將近30了,過了30歲的女人是連一個月都等不起的——她希望我能在明年拿到碩士學位後立刻娶她。

誰知半夜睡得正香時,我突然在一陣劇痛中驚醒過來。迷迷糊糊睜開眼,只見室友的女友依依正以一種相當難看的姿勢跌坐在我的腿上,借著夜色,隱約可見尷尬的臉部表情,更要命的是,她那件極薄的睡衣下,清晰可辨根本沒穿內衣。

現在回想起來,當時我的反應一定很難看——眼睛瞪得溜圓,嘴空張著,卻說不出一個字。好在依依看來要冷靜得多,她既沒有尖叫也沒有開燈,只是用力地揉著摔疼的裸露的膝蓋。就這麼在黑暗中靜止了足有半分鐘,終於還是我先起身,然後一手將依依輕輕拉起,而另一隻手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她的腰……

兩周後,我忍不住撥通她的手機

雖然那晚之後根本什麼事都沒發生,但從那以後,我和依依之間的感覺卻是完全不同了。以後每次在客廳或廚房相遇,我總忍不住偷偷瞥她,而其中的多數時候我都能恰好迎上依依的目光。

彤很快回來了,也許是小別重逢也許是心有愧疚,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體貼周到——接她下班、陪她逛街,甚至一改睡懶覺的頑習只為了給她做頓早餐。

彤為此感動不已,可她好幾次問我怎麼總有些心神不寧?嘴上堅持不肯承認,可我心裡明白,哪怕與彤依偎在一起的時候,我的腦子裡也時常會閃現那天晚上的情景,而每次閃現,都能讓我立刻臉紅心跳——這真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明明什麼都沒有發生,可我偏偏就是心慌得很,而愈是感覺心慌就愈是忍不住惦記著依依的一舉一動,雖然偷偷摸摸的像是做賊,心裡卻分明能感覺到一種甜絲絲的煎熬。

我與依依畢竟抬頭不見低頭見,所以這種煎熬只能一天比一天強烈。彤回來大約兩星期後的那個週末,我終於忍不住撥通依依的手機。再次令我詫異的是,依依居然爽快地答應了單獨見面。

那天下班後,我們很有默契地約在離家很遠的一家酒吧。那是個令人愉快的夜晚,我倆再沒提那晚的尷尬場景,依依抱怨著他的男友工作太忙,以至於她燙頭髮、換香水都沒能引起他絲毫注意;而我無從挑剔彤,只能反復地說:“我們太平淡了,什麼改變都沒有!”

我與依依很快明白過來:我們都不缺愛情,缺的只是愛情的變化和刺激。從那以後,我倆便時常出去喝酒唱歌聊天,但始終沒有“越軌”——最多也只是喝了些酒時牽牽手,或者唱到動情處輕輕擁抱一下,僅此而已。

不過我們始終不敢太過頻繁地見面,每次回家也都是分頭行動,依依直接坐計程車回家,而我就在附近逛逛或者找輛公車晃悠回家。還好,依依的男友和彤都時常加班,所以從來沒有發覺我們的“異樣”。

沒有約會的日子裡,我還是會為彤做晚飯,而依依也依然好脾氣地等待男友下班。

就這麼秘密交往了大約半年,今年情人節過後的第二天,依依忽然約我一起去杭州。臨走前一天晚上,我幾乎一整晚沒合眼——我當然明白這將意味著什麼,並且對此惶惶不安,畢竟一旦跨出了這一步,要回頭就更加困難了。

我終於還是赴約了,而且那次約會特別盡興——我們第一次正大光明地手牽手逛街,手牽手繞著西湖散步。雖然依依儘量表現得興高采烈,可我總覺得她心事重重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直到回上海的火車出發前兩小時,依依突然硬是再次把我拉到西湖。就在西湖邊上,依依緊緊地摟著我,突然咬著我的耳朵飛快地說了句:“他已經向我求婚了,可是我捨不得你,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?” ☆婚前的日子,我倆格外瘋狂也不知為什麼,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依依與男友分手,甚至聽說她即將結婚的消息時,我的難受也只是維持了短短幾小時。

我明白自己將來總會與彤結婚的,只不過是與彤之間的戀愛方式讓我覺得太老氣橫秋,沒有任何激情。

我和依依果然沒因為她的婚期而分手,相反地,她結婚前的那段日子我倆變得格外瘋狂。從杭州回來以後,我們很頻繁地約會,甚至趁他倆加班的時間在房間裡幽會。

依依與男友很快搬離了,只剩下我和彤單獨租下了那套房子。我倆搬到了朝南的大房間裡,偶爾半夜醒來,我會使勁地吸鼻子或是摩挲著床頭牆壁,總覺得依依的氣息無所不在。搬走以後,我與依依之間還是每週都見面,分處兩地只能讓我們變得更大膽——我們還是很有默契,誰也沒主動提過分手或者結婚這樣的字眼。

今年10月5日是依依結婚的日子,但這似乎並不對我倆產生什麼影響。我一度天真地以為,這種關係會一直持續下去。

可是最近情況到底發生了變化,自從參加完依依的婚禮以後,彤便好幾次有意無意地向我抱怨,說她已經將近30了,過了30歲的女人是連一個月都等不起的——她希望我能在明年拿到碩士學位後立刻娶她。

直到自己的婚姻迫在眉睫,我才開始感到為難:我當然知道自己仍是愛著彤的,我也希望能給彤一份純淨的婚姻,發誓要當一個百分百的老公。可是這一年多來,我與依依的定期幽會也已經成了一種習慣,若要一下“戒”了,真的好難!

偷情是一種人們對神秘的追求,對道德的一種挑戰。正因為關係的不明朗,或者說是地下戀情的接觸,才會讓偷情變成一種毒藥,一旦兩個人之間的困難或者阻礙變成了原始的公然狀態,偷情的愉快便變成了新的輪回,愛情再次變成了索然無味的柴米油鹽……

 

 

 

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

文章尾

熱門推薦

熱門推薦


01廣告刊版插入



這裡滾動定格

關於 EZ生活


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。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!分享學習的經驗。

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!

重要聲明:ezp9.com分享生活網,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,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及立場等,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不應信賴內容,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。 由於本站是受到「即時發表」運作方式所規限,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,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,請聯絡我們告知,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。
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,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。
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| 聯絡我們 | ,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。
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